三年疯狂并购,两年忙于减值,长城影视滑向退市边缘

三年疯狂并购,两年忙于减值,长城影视滑向退市边缘

富凯摘要:2018年亏损4.14亿元,2019年9.74亿元,今年一季度预计亏损2500万元-3000万元(www.50605.cn)。

作者|蓝月

即将戴上ST帽子的长城影视一季度又曝出亏损,如果今年还不能扭亏,公司将面临退市的尴尬境地。作为影视借壳股,公司最近几年疯狂并购,最终留下一地鸡毛:商誉爆雷、资不抵债、被立案调查、股价跌剩零头。

连亏两年变身ST

长城影视15日发布了一季度业绩预告,公司一季度亏损2500万元-3000万元,上年同期盈利1093.57万元。

对此,公司解释称,受新冠疫情影响,春节期间,公司下属影视基地、景区暂停开放,各旅行社根据行业要求,取消境内外组团游项目,并配合客户做好相应的退款工作。同时,公司存在部分债务到期未清偿,产生的逾期利息等相关融资费用有所提高。

此前,长城影视已连续两年亏损。公司业绩快报显示,去年长城影视实现营业收入5.04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9.74亿元。数据显示,2018年公司亏损4.14亿元,也就是说已连续两年亏损。在2019年年报公布后,长城影视将正式戴上ST帽子。如果今年继续亏损,长城影视将面临退市的尴尬境地。

除了即将被ST,长城影视刚被立案调查。4月11日,公司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,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。

其实,早在两年前,长城影视高管就屡受打击:长城影视实控人、董事长挪用公章、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当时公司表示,赵锐勇作为长城影视的实际控制人,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,上述调查内容及涉嫌违法违规事项均与公司无关。公司的日常运行和生产经营活动一切正常。

去年12月22日,杭州中院更是发布微信悬赏令,以1300多万元的巨额赏金征集长城系实控人父子的财产线索。按照10%的悬赏比例计算,执行金额高达1.3亿元。

这笔1.3亿元贷款,需要追溯到2017年。当时,长城影视陆续向建设银行某支行贷款1.3亿元,并以公司应权作为质押。据杭州电视台报道,原本上亿的债权,银行追回的只有两三百万元。

长城影视目前可谓是债台高筑。截至去年三季度末,公司资产总额8.22亿元,负债总额8.41亿元,资产负债率达102.34%,显示已资不抵债。

疯狂并购后爆雷

作为“长城系”旗下的上市公司,长城影视一直顶着A股“影视借壳股”的光环。资料显示,江苏宏宝于2006年10月12日登陆中小板,由于主营业务不佳,2014年长城影视借壳上市。

在借壳江苏宏宝之后,长城影视便开始了疯狂并购之路。根据统计,从2014年到2017年,公司四年间累计斥资约28亿元收购了18家公司,其中包括6家广告公司、9家旅行社和3家实景娱乐公司。

2014年,长城影视以不超过1.84亿元自筹资金收购了浙江光线80%股权。同年,公司斥资1.4亿元收购电影院线广告代理公司上海胜盟100%股权,该笔收购也使得公司由传统的影视剧内容制作和发行,转向了电影广告业务。

2015年,长城影视发起了5笔并购交易,其中包括以3.35亿元收购诸暨国际影视创意园100%股权,正式进军实景娱乐产业。2016年,公司发起5笔并购,其中包括以18.95亿元收购影视明星蒋雯丽家族的首映时代和德纳影业100%股权。

在一系列收购后,长城影视商誉高企。截至去年三季度末,公司商誉高达9.7亿元。

商誉减值成为长城影视连续两年亏损的主要原因。2018年,全资子公司上海胜盟、浙江光线影视、杭州春之声旅行社等部分子公司经营业绩未达预期,公司对其商誉计提减值准备。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共计5.19亿元,其中商誉计提资产减值为3.78亿元。去年公司巨亏近10亿元,主要原因是部分子公司经营业绩未达预期,进行商誉减值等原因所致。

由于业绩不佳、债务高企,长城影视最近几年走势疲弱。从2014年至2019年,长城影视连跌6年,其中2018年股价被腰斩,2019年逆势下跌24%,今年至今又大跌四成,目前股价仅相当于历史高点的6%,投资者亏损累累。

尽管公司股价低迷,但董事长赵锐均却依然不断减持。数据显示,从去年2 月到今年3月,赵锐均累计减持210万股,金额约750万。

连亏两年、被立案调查,长城影视如今可谓是四面楚歌,风雨飘摇,难怪投资者纷纷用脚投票、股价迭创新低了。

公司名称:青州立青门窗有限公司